??房贷浙江样本:四大行半年新增760亿 供不应求利率坚挺

??本报记者 包慧 杭州报道

??导读

??2018年前6个月,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浙江省分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8819亿元,比2017年底增加760亿元。

??在全国房贷紧缩的大背景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得的一组数据却显示了浙江走出了一波不一样的趋势:2018年前6个月,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浙江省分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8819亿元,比2017年底新增加了760亿元。

??对比2017年前6个月,房贷新增仅为678亿元,这显示出浙江省今年上半年房贷不仅没有下降趋势,反而稳步上升12%。但增速已经趋缓,今年前四个月增速为17.8%。

??四大行占据了整个房贷市场的大半壁江山,以其数据研判浙江区域的房贷市场走向,很有代表性。

??反观杭州的土地市场则出现了不一样的走向。7月以来,杭州进行了6场土拍:先是郊区下跌,再是核心区失守,最近的一次更出现首次底价成交。

??作为全国卖地领军城市,土拍遇冷是否意味着杭州楼市到达转折点?

??7月25日,易居地产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背后除了预期变化影响,更重要的原因是目前房企普遍面临融资难。对于杭州市场来说,土地交易从异常火热到现在出现明显的降温,部分房企比较谨慎,部分主力房企可能土地储备已经到位,而部分企业则缺乏资金。

??据透明售房网统计,杭州市区(不含临安)2016年、2017年、2018上半年,土地出让金分别为1624亿、2025.4亿、1354.1亿,分列全国第三、第二和第一。

??浙江四大行房贷增减不一

??房贷额度紧缺、停贷银行增多、放款排队时间变长、利率上浮幅度加大,这些都是2018年全国房贷降杠杆大趋势下的典型画像。

??浙江尤其是杭州作为最近一轮房价上涨的急先锋,房贷热度不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取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6个月,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浙江省分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8819亿元,比2017年底增加760亿元。其中,工行和农行房贷增量同比去年6月分别增长72亿和47亿,中行和建行则同比减少12亿和25亿。

??7月25日,一位四大行浙江省分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实四大行房贷今年以来都是正增长,中行和建行的增量同比减少,一是建行通过资产证券化降低了住房贷款规模,二是中行因为其浙江分行执行的利率水平在四大行里相对较高,所以缺乏竞争优势,在市场份额上受到一些影响。

??“这些都不是影响住房贷款增量同比下降的本质原因,最主要原因还是总行对房贷的额度控制。”一位国有大行房贷业务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工行今年前6个月在浙江的房贷额度之所以位居四大行之首,因为工行浙江省分行从总行争取到的放贷额度比较高。现在住房贷款的需求还是很旺盛的,如果上级行的额度放开,增量肯定会比现在多。”

??中国人民银行7月20日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6月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3.84万亿元,同比增长18.6%,增速比上季末低1.4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7月17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上海本外币个人住房贷款新增275.03亿元,同比少增914.20亿元,即今年上半年新增的个人住房贷款金额,只有去年同期的23%。

??房贷需求仍强劲

??在货币政策从偏紧转向稳健之际,广州等部分城市的房贷利率出现松动和下滑,但杭州和深圳等热点地区房贷利率依然坚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家银行了解到,杭州目前银行大多数首套房利率是上浮10-15个点,二套房基本上浮20-25个点。

??对于基层支行,明显的感受是,房贷需求依然很强劲。

??7月25日,一位基层支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去杠杆大背景下流动性普遍趋紧,实体经济形势不太好,因为去年以来个贷规模管控趋紧,有的银行将非房贷个人贷款提前收回,腾挪出规模给效益相对稳定的房贷。毕竟房贷风险小,而且现在资产收益率比以往都高,客户需求量也很大,供需不匹配。

??一位浙江银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相对于上海的锐减来说,浙江的房贷不减反增是因为政策的执行存在区域差异,北上广限购限贷非常严格,执行也比较到位。但针对浙江尤其杭州来看,一方面,新房一房难求全款都买不到,但仅有杭州出现这一情况,其余市县地区并非如此;另一方面,房贷需求量一直很大,但因为今年银行规模控制,贷款放不下来,很多按揭的量捏在银行手里还没放,有的申请要排队半年才能放下来,每个月一旦有规模就会放出一些,慢慢消化;最后,二手房贷款也在稳步增长。